李密〈陳情表〉全文語譯

更新日期:6月 4


李密〈陳情表〉全文語譯

【全文語譯】


臣密言:臣以險釁,夙遭閔凶。生孩六月,慈父見背;行年四歲,舅奪母志。祖母劉,愍臣孤弱,躬親撫養。臣少多疾病,九歲不行,零丁孤苦,至於成立,既無叔伯,终鮮兄弟。門衰祚薄,晚有兒息。外無朞功強近之親,內為應門五尺之童,煢煢孑立,形影相弔。而劉夙嬰疾病,常在牀蓐;臣侍湯藥,未嘗廢離。


臣李密稟告:臣因為命運險惡,很早就遭遇了禍患。出生才六個月,父親就去世了。到了四歲時,舅父就逼母親改嫁了。祖母劉氏憐憫臣孤苦幼弱,就親自養育。臣小時候身體多病,九歲還不能走路;在孤單困苦中,慢慢就長大了。家中一沒有伯父叔父,也沒有多少兄弟,家道衰微,福祚淺薄,很遲才生下兒子。家外沒有伯叔兄弟、堂兄弟之類可以勉強依靠的親族,而家中也沒有看管門戶的小孩憧僕。孤孤單單的一個人,只有形體和影子相互照應。而且劉氏早就患上各種疾病,常常躺在牀上,臣侍奉她喝水吃藥,一直沒有離開過她。


建奉聖朝,沐浴清化。前太守臣逵,察臣孝廉;後刺史臣榮,舉臣秀オ。臣以供養無主。辭不赴命。詔書特下,拜臣郎中。尋蒙國恩,除臣洗馬。猥以微賤,當侍東宮,非臣隕首所能上報。臣具以表聞,辭不就職。詔書切峻,青臣逋慢。郡縣逼迫,催臣上道。州司臨門,急於星火。臣欲奉詔奔馳,則以劉病日篤;欲苟順私情,則告訴不許。臣之進退,實為狼狽。


到了聖明的晉朝,得以蒙受清明的風俗教化。前任太守名叫逵的,選拔臣作孝廉;後任刺史名叫榮的,又推舉臣當秀才。臣因為沒有人照顧祖母,也就辭職不赴任了。皇上特別頒下了詔書,派臣作郎中。未幾又蒙受國家的賞識,任命臣一當洗馬。像臣這樣出身微賤地位卑下的人,擔當侍奉太子的職務,這實在不是臣殺身捐軀就能報答皇上的。臣於是具體上表說明清楚,再次請辭不能就職。跟着皇上的詔書措詞嚴峻,責備臣規避徵聘,辦事怠慢;而縣官催促臣出發上路,州官親自蒞臨寒舍,急得像星火快要燒起來了。臣想過馬上接受詔令動身到職,可是劉氏的病況一天比一天嚴重:希望暫時順應親情照顧老人,請求寬限亦未得許可。臣現在進退兩難,實在是狼狽極了。


伏惟聖朝以孝治天下,凡在故老,猶蒙矜育;況臣孤苦,特為尤甚。且臣少事偽朝”,歷職郎署,本圖宦達,不矜名節。今臣亡國賤俘,至微至陋。過蒙拔擢,寵命優渥,豈敢盤桓,有所希冀?但以劉日薄西山。氣息奄奄,人命危淺,朝不慮夕。臣無祖母,無以至今日:祖母無臣,無以終餘年。母孫二人,更相為命。是以區區不能廢遠,臣密今年四十有四,祖母劉今年九十有六;是以臣盡節於陛下之日長,報劉之日短也。烏鳥私情,願乞終養!臣之辛苦,非獨蜀之人士,及二州牧伯,所見明知;皇天后土,實所共鑑。願陛下矜愍愚誠,聽臣微志。庶劉僥倖,卒保餘年。臣生當隕首,死當結草。臣不勝犬馬怖懼之情,謹拜表以聞!


臣低頭深思,當前聖明的朝廷以宜揚孝道感化天下為要務,凡是長者老人,都受到憐恤和奉養,何況臣孤獨艱苦的情況,還特別i嚴重呢!而且臣過去曾在蜀漢偽政權任事,官至尚書郎,本來就想在宦途中飛黃騰達,無意以名聲和節操來炫耀。現在臣已經是亡國俘虜了,地位至為低賤至為鄙陋,承蒙朝廷過分的提拔,寵愛有加待遇優厚,怎麼敢拖延不決,有更多的企望呢?可是劉氏快到臨終時候,只剩下微弱的氣息,生命所剩無多,過得了早上也不敢想到晚上。臣如果沒有祖母,就不能活到今天;祖母沒有了臣,就不能好好地過餘下的日子了。我們祖孫二人,相依為命,所以臣內心實在不忍拋下她遠行。臣李密今年四十四歲,祖母劉氏今年九十六歲,看來是臣為皇上盡節的日子還很長,而報答劉氏時日無多了。臣烏鴉反哺的心願,希望皇上成全,令臣能供養老人到最後一天。臣的艱難情況,不但蜀中人士及梁州,益州的長官看得很清楚,就是天地神靈,也全都可以一起鑒定的。希望皇上憐恤這一點真誠,滿足臣下卑微的願望,使劉氏能僥倖平安度過晚年。臣活在世上,固然會捨命盡忠,就算死了,也會結草銜環來報恩的。臣懷着無盡卑賤恐懼的心情,認真地呈上表章,希望能得到體諒。

標記:

19 次瀏覽

發掘更多